复旦教授冯贤亮举报浙师大教授陈国灿新书抄袭,高校教授为何屡屡爆出抄袭丑闻?

对于《江南城镇通史(民国卷)》,笔者曾草草翻阅过一部分,持之与冯老师的说法相较,有一些可以核实或者比较清晰的事情。比如序言中对华中师范大学高路的博士学位论文《1900-1937年中国社会精英对城市化与现代化道路的探索》及其引用文献的直接挪用,可以说在转引上的不规范,至于是否有意,就不好说了。类似的情况非常多,其中比较明显的是,对于熊月之主编《上海通史》这样的常见著作相关内容进行了移用,有一部分确实可以称得上是抄袭。特别是对于《上海通史》等相关研究的数据统计不注出处的挪用,并加以割裂拼接,这是经济史、社会史研究的大忌讳。

问题描述:

熊丙奇教授对此认为,之所以长期以来高校学术不够规范甚至失范,一方面,对于校方来说,处理学术不端事件,可能影响学校形象、影响自身政绩;另一方面,处理学术不端事件,可能牵涉到诸多既得利益,包括申请课题、争取经费;此外,校方明白,不少教师的不端行为,其实是各类不合理的量化指标所逼出来的,包括经费指标、课题指标、论文指标、专利指标,导致大学校园充满浮躁与急功近利。除去个人原因,学术腐败更多是由于当前的学术体制造成。

以往,高校教育学者的上升通道是相对窄的,而他们评职称,需要大量的论文,学术报告,教学和学术研究成绩等指标,不仅个人,校方也是既得利益者。继教育,医疗产业化之后,学术似乎也在走向了一种另类的“产业化”怪圈。

2009年是学术造假事件集体爆发的一年,大事件就不下十几起。

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蔓延态势。

问题回答:

中国的学术腐败,不仅仅是涉及单纯的学术领域,甚至还与政治,经济,文化等多种利益链杂交。

约束学术造假,普遍认为要四种力量相配合。一是道德力量;二是行政力量;三是法律力量;四媒体力量。

2国人的版权意识较为淡薄,所以抄袭的代价太小,以至于许多人对于好的文章信手拈来。

在国内,不说很泛滥,最起码也是屡见不鲜了。国内独特的学术环境,造就了这一现象的蔓延。

3审核平台的漏洞,让许多人钻空子。

回答:冯贤亮老师长达七十余页的举报主要针对陈国灿老师的《江南城镇通史》的民国卷,但是就目前而论,明代卷也被复旦大学的张海英教授、黄敬斌副教授指为侵权。

浙江大学副教授贺海波被爆剽窃论文。浙大共核查了贺海波及其所在研究室相关人员涉嫌学术道德问题的论文20篇,其中贺海波涉及论文9篇。事发后,贺海波被撤销副教授职务和任职资格。浙大将其开除出教师队伍。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药学院院长李连达负有监管不力的责任,不再续聘。

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冯贤亮曝光浙江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陈国灿新书《江南城镇通史》涉嫌抄袭。这本书是上海人民出版社于2017年5月出版了。冯贤亮教授另有八万余字的举证材料已提呈有关部门。\n你认为陈国灿是否构成抄袭?为什么高校教授的抄袭丑闻屡禁不止?\n事件背景:https:\u002F\u002Farticle.jike.ruguoapp.com\u002F?messageId=5a530d1fd5efed00172939df&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除上述几个事件之外,还有不少。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武寅已提出“关于惩治学术腐败”的建议。教育部,科技部等机构也在研究讨论应对和实行的相关策略。

所以,且行且珍惜吧。

武汉理工大学64岁的武汉理工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2009年院士候选人周祖德及其学生谢鸣一篇抄袭论文收录在“第二届全国智能制造学术会议”第一版论文集中,后被查出抄袭后,会议又推出“正式版”,删除了该文。”

但是究其根本原因,是人性趋利的劣根性,造成了学术风气的败坏和“大学精神”的丢失,社会制度和法律的缺口,让很多离利益相关者有机可趁。

回答:1他们急迫地想上位,追求功名利禄,而不是踏踏实实地提高自己的水平!

“云南中医学院院长李庆生被指论文抄袭、一稿多投。李庆生主动申请对自己的相关论文进行鉴定,结果为“过度引用不当”。

目前,学术腐败已经蔓延到多数的学术领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玉圣称,几乎中国所有高校都有学者涉嫌学术造假或腐败。

2010年《西安晚报》曾爆出一篇新闻,就是一位校领导指责同院的六位教授举报李连生教授学术造假,称他们作为“始作俑者”为学校带来了损失,只要你们自动退出,可以把教育部一等奖匀给你们。

打假名人方舟子虽然比较极端,但是因为有一点道理,我还是把他的话放上来了:其它学术造假国家的学术不端行为往往只局限于学术界,但我们却不止。

道德力量是根本,行政,法律的目的也是为了提升人的道德素养,维系学术界的净土。

学术造假是指剽窃、抄袭、占有他人研究成果,或者伪造、修改研究数据等的学术腐败行为。是一种违背学术道德和科学精神的表现,是学术领域中学风浮躁和急功近利的产物。

回答:《为什么中国学生造假这么多,还是制裁的力度不够》

回答:学术造假,很正常啊!请问各位看官,中国有什么不造假,有什么不能造假?产品能造假,能山寨,学术成果也是专家教授的“产品”,有造假现象再正常不过了,学术造假只是中国千千万万造假行为和现象中的其中一种而已,何必区别对待,因为都是呆在这个土壤中的,就不要指望学术能“出淤泥而不染”了。造假成风,当然是有原因的:1、被抓的处罚成本太低、违法成本太低,如果是被罚得倾家荡产、一辈子也翻不了身、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谁还敢造假?2、造假往往伴随着各方利益,利益是蛇鼠一窝的动力,对造假和协助造假同等对待、处理,谁还敢协助造假?3、诚信文化缺失,也是因为对造假的打击力度不够,诚信反而被称为“傻”,诚信反而“吃亏”。不过,现在我们社会和国家都看到这些了,从制度建设和理念宣导教育,都在不断加强和发展完善,还有像“头条”这样的各种自媒体的崛起的舆论监督,都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不然,我们也没有机会知道这类事情,更没有机会在这里发表我们的“高论”了。

至于张海英、黄敬斌两位老师的申诉,主要针对的是陈国灿在项目组织与推进过程中对各卷负责人的劳动成果进行了擅自的修改并另报其他项目。冯贤亮老师的愤怒一部分也源于陈国灿在项目运作及成果产出过程上的侵权行为,当然这些还需要双方拿出更明确的证据。

对于高校学术造假的原因,有人把它归咎于高等教育的产业化,只重数量,不重质量,量化管理学术和科研;有人认为是高校的学术浮躁所致,各高校盲目拔高标准、盲目定位;也有人认为是我国大学的制度缺失使然。这些分析都不无道理,也的确指出了当前我国高校存在的诸多问题。

熊丙奇教授认为,目前更重要的是在教育体制内整体建立减少失范、防范失范的制度。

至于冯老师所指出的错误结果和推论,虽然有很多确实有据可证,毕竟不是学术道德的问题,此姑不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