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网投:新闻报道工作者察看违规幼儿园转正:危机小了压力大

  “耿老师,幼儿园一定得再办起来,要不孩子就得回乡了。”一位家长的话点醒了耿珊,幼儿园要对得起这些孩子,不能这么轻易就被打倒。

  这回耿珊长了心眼儿,找到场地的第一件事儿就是问人家有没有产权证,最终她相中了青塔东里19号楼的配楼。这里也是三层小楼,院子面积有400多平方米,周边环境也比原来好了很多。为了不走弯路,耿珊在与房东签订租赁协议之前,先请来教委的工作人员把关;在装修之前,也请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来提建议,按照规定的要求进行建设,连幼儿园的名字也按照要求,重新起了一个,叫青塔东里幼儿园。

  提供补贴支持

  虽说眼前不图收益,但耿珊也因为资金不足,在发展幼儿园的过程中不得不束手束脚。“现在最希望赶紧给操场安装上地胶,可那需要5万多块钱呐。”耿珊说:“如果能得到政府的一些资金支持,也许现在的日子会宽裕点儿。”

  培训班变身幼儿园

  面对涨价这事儿,耿珊很无奈:原来的房租每年只有35万元,现在却飙升至72万元。新旧幼儿园的生源数量基本一致,在240人左右。原来每人每月收费460元,现在每人每月680元,费用里包含保育费和餐费。拿一个月的收支状况举例,现在每月收费共计16万余元,在支出方面,月房租6万元、餐费成本5万元、老师工资支出4万元、水电费1万元,基本上已经没有结余,而原来每月还能剩下1万来块钱。

  风险小了 压力大了

  “再过一阵儿,办学许可证就能发下来了,我要把许可证挂在幼儿园一进门最醒目的位置上,谁都能看见。”青塔东里幼儿园园长耿珊说。

  从去年11月开始,一拨儿又一拨儿的“大盖帽”出现在幼儿园,耿珊意识到,出事儿了。

  声音

  此外,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副市长洪峰指出,鼓励支持民办幼儿园的发展,特别是对面向大众、收费较低的普惠性幼儿园,要采取减免租金、以奖代补等方式引导民办幼儿园提供普惠性服务。

  如今的青塔东里幼儿园面积达1300平方米,每间教室面积60平方米,大大超出规定的不少于40平方米,教室和寝室分开,楼道里干净敞亮,院子里是孩子们的活动场地,玩具是新采购的,消防、卫生等各项指标也完全符合要求,5月31日,相关部门的领导齐聚幼儿园。召开了一个现场会,耿珊在当天正式收到确认通知书,递交材料,经复审后,青塔东里幼儿园将正式成为合法的民办幼儿园,再过一段时间,耿珊就能领到那个沉甸甸的办学许可证。

  近日,包括耿珊创办的青塔东里幼儿园在内的10所自办非法幼儿园获得丰台区教委确认,即将成为合法民办幼儿园。从被勒令关园到转正获批,耿珊都有点儿不敢回望这一步步走过来的艰辛,而作为众多民办幼儿园的创办者之一,转正后的她仍然要在艰难中前行着……

  应对民办园

  今年3月,幼儿园重新开园,原来的100多个孩子跟了过来,但也有不少家长放弃了,原因是幼儿园涨价了。

  西四环青塔桥的东南角,有一大片自建民房,其中一幢三层小楼,这就是青塔东里幼儿园的前身世纪育英幼儿园。三年前,耿珊和一个朋友合资租下这个楼,起初只是在工商部门申请了一个儿童艺术培训类的执照,开设棋类、球类、舞蹈等培训课。青塔地区是城乡结合部,外来流动人口较多,周边幼儿园又少又贵,他们的孩子上幼儿园一直存在困难。开培训班的时候,总有家长建议:“老师,把这儿改成幼儿园吧,这样孩子就能全天有人管了。”耿珊和合伙人一商量,投了点资,直接将培训班改成了世纪育英幼儿园,一下子就来了200多个孩子,绝大多数都是外来打工者的子女。

  认定非法被迫关园

  丰台区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丰台区自2010年底开展非法自办园整治工作,当时未经教育部门批准的“自办园”达243所,幼儿数量1.8万名,从业人员2000余人。为保障幼儿的生命权和健康权,丰台制定了“确认一批、整改一批、取缔一批”的整治目标。现已有16所自办园取得了办学许可证,第二批包括青塔东里幼儿园在内的10所幼儿园的审批手续正在办理当中,同时,对隐患突出的非法幼儿园进行坚决取缔,取缔或举办者自行关闭园所122所。

  请人支招转正在即

  政府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本报记者 叶晓彦 J224

  居委会来人了,问:每个班多少孩子?孩子都是从哪儿来?像人口普查一样;卫生监督部门来人了,检查后发现厨房面积不达标,查封了厨房;消防部门来人了,检查后发现消防通道不合格,且二层和三层属于违章建筑,直接查封……在那段时间,几乎两天就会有一拨人来检查,因为总有穿深色制服的人进出幼儿园,有的孩子都吓哭了,耿珊更是整天忐忑不安。去年12月14日,丰台区教委认定世纪育英幼儿园建在违章建筑上,系未经教育部门批准的自办非法幼儿园,下发了家长告知书和关园通知。

  “慢慢的总会有回报的。”耿珊把经营这事儿看得比较开,她心里其实还有另外一笔账。虽然现在经济压力比较大,但总体来看幼儿园的环境好了,每个班配备的老师也比原来多了,孩子的安全得到更多的保障,风险大大减少了,对于幼儿园的管理者来说,孩子不出事儿比啥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