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网投《解放早报》:专访“三史”修订监护人、北大大学中国语言法学系教书陈尚君

本次“二十四史”修订,复旦大学一家即承担了四部史书,工作量为全国之最;而中文系教授陈尚君及其团队负责了《旧唐书》、《旧五代史》和《新五代史》三部,肩负责任之重广受关注。

从搜寻多种版本,到比较、选取一个最好的底本,再到找出存疑的史实、反复斟酌比较,工作之繁复沉重超乎想象,但他却并不以为苦,因为“学术研究,本就是聪明人做笨事”。

陈尚君很庆幸,相比前辈史学家,如今生活在一个更加昌明的时代——海内外善本的广泛调查与发现,工具书、索引的大量编纂,甚至全新出土的墓志碑记……各个领域的新发现、新成果层出不穷。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技术发展而实现的古籍数码化,使专家检索资料的便捷程度大大提高。但他同时强调,现代电子检索技术永远无法代替海量阅读、深入钻研积累下的“硬功夫”,更不是治学治史的“终南捷径”。

首先,没有一个称得上“绝对可靠”的古籍资料数据库,每一次检索后都需人工查阅求证。事实证明,搜寻浩如烟海的古籍史料,技术再先进的电脑也及不上人脑灵活。

更重要的是,所有的研究都不是孤立的、割裂的。只有在充分探究学术脉络的基础上独立思考、深入钻研,才能形成有价值的新思路、新想法,在传承中创新,在创新中发展。这些,显然也不是单靠面对电脑屏幕可以完成的。现代检索技术,可以在研究中锦上添花,却只能是辅助手段。看了一万本书以后的检索,跟一无所知的检索,效果截然不同。

因此,不管电子辅助技术如何发展,脚踏实地、扎扎实实的研究永不过时,这才是聪明人应该做的“笨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