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网投:在瑞典坐公交:“牙齿”也可以当月票

本文选自《[出国在线]() 》的博客,
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女儿5岁半了,而且长得很高。现在她光着脚大约有122-123厘米。这本身是个好事,不过这也会带来一些的麻烦,比如坐公共汽车的时候,我们总是被司机怀疑成逃票者。

  瑞典关于儿童免票的规定与中国有所不同。中国是按照身高,线就划到车门上,过了线就买票一目了然。而瑞典是规定凡7周岁以下(含)的儿童全部免票。这样问题就出现了,孩子是没有身份证的,护照又不能天天带在身上,如何证明孩子没有超过7岁就成了很困难的事情。尤其是不在母语环境下,想解释清楚就更难了。欧洲人虽然长得比我们高,但他们都是后发力,孩子时期都长得很小。而我们亚洲人是先发力,孩子往往长得很高。我女儿就明显比她的所有小朋友看着都大。

  很多次我都被司机们询问,我还得一次次的解释,尽管最终都成功过关,但感觉他们还是带着很大的怀疑。眼看着孩子越来越高了,这种麻烦肯定会越来越多。必须得想个更好的解决办法,不然让人家感觉我们中国人总爱占小便宜那可就不好了。

  一天我跟一瑞典朋友提到这个问题,我问他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们身上怎么办?他的回答真是太简单也太经典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他告诉我:“以后再有人问你孩子是否超过了免票的年龄,你就让你女儿把牙呲一下给他看看。8岁的孩子已经开始退牙了,而乳牙与成人牙有很明显的区别,这个就是最好的证明”。高呀,实在是高!从那以后我再也不烦恼了,一上车我女儿就主动冲着司机一呲牙一个鬼脸,如今已经养成了习惯。而且我注意到了,好象所有差不多大的孩子一上车都会对司机笑一下,以前我总以为是人家孩子有礼貌,现在终于知道了,原来那是在“验票”。

  绅士也有为难之时

  欧洲各国的公共汽车票,基本上都是在同一个城市内可以通用的,而且单次的票一般都有两个小时的时效。一般情况下再大的城市,两个小时也完全可以从任何一点到达另外任何一点。

  我在巴黎的时候,有一次在一个繁华的地铁站看到这样一幕。一个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夹着文件包的一个法国小帅哥,突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扒到地上挨着个的看别人扔掉的车票,估计那套西服也得值个几千人民币,我看着都有点替他心疼。不一会他像个孩子似的跳了起来,好象发现了新大陆,原来他找到了一张还没有过期的车票。他对了对表确定无误之后,又重新像一个绅士一样,迈着方步进了地铁。整个过程就等于是《憨逗先生》的现实版。

  后来我问过法国的朋友,他们说这是因为没有零钱,又不好意思跟人要,还要遵守秩序的人通常的做法。当然也有为图省钱的,我在另一个车站还看到过一个美丽的金发妈妈,发动她的三个孩子寻找车票的情形。看来勤俭不光是我们的传统,这洋老婆也有会过的。

  都是牙齿惹的祸

  在瑞典,所有的孩子每两年都会收到牙医要求检查的信。我女儿在一次例行检查的时候,被告知有一颗牙有点问题需要修补。这下可把我愁坏了,看过牙的人都知道,那可是比打针要可怕得多的事情,她那么小这善后工作可不怎么好做。

  到了约定的日期,我带着孩子怀着比她更紧张的心情来到了医院。事先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影响效率,我已经给女儿做了足够的铺垫,我告诉她一定要勇敢,只要不哭我一定重奖,而且还告诉她如果不做处理将来会有多么可怕和痛苦的结果。。。(以下省略大约5万字,都是强调意志品质的,没有过多的介绍治疗的细节怕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很快,她躺下了。那个医生和护士居然开始给她讲起了一会将要发生什么?并且很细致很生动形象地用模型和器具给她演示,并且还征求她本人的意见。。。我的上帝呀,这不是与虎谋皮吗?不过人家管这叫绝对知情权。

  十多分钟之后,在双方诚挚地交换了意见并取得共识之后,真正的治疗终于开始了。好在他们的技术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整个过程没有出现我不想看到的事情,就是有点费时。

  终于一切都结束了,我一颗沉重的心终于放下了。不过我一高兴又多了一句嘴,问了一下大夫关于孩子退牙的事情。这下麻烦了。那医生告诉我等一下,然后女护士带着我到了另一个房间,里面设施很全,又是模型又是挂图,他们给我很详细地讲了一遍关于少儿退牙的科普知识。看着他们的热情我也实在是不好打断,最后我炖的鸡汤都干了。。。